引言:进入2020年初始,受国内新冠肺炎疫情事件突发的影响,国内不管大中小型的制造业企业均停产待命,根据Mysteel对涵盖建筑施工业、钢结构、集装箱、机械、汽车、家电、紧固件等12个下游行业,共计482家下游企业的两次调研结果显示,截至2月25日复工率达到50%,截至3月5日复工率达到80%,但接近75%的企业表示即使复工也需要7-15天的时间才能达到满产。迎合下游复工的时间,近两周的全国冷轧社会库存也出现了连续两次的周环比下降;这到底是需求逐步恢复释放出的信号,还是只是昙花一现的“假象”而已?下文笔者将阐述自己的观点,供大家参考。

图一:2020年冷轧全国社会库存走势图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一 供应不减,需求下降,供需矛盾着实存在

(一)现有供应未减

自从新冠肺炎疫情事件突发以来,全国的汽车、家电等大型企业率先带头的停工停产,以及其他以冷系产品为主要钢铁原材料的五金、门板、钢桶等工业制造企业的停产,节后的冷轧下游需求并未如往年回归正常,因此同其他品种一样,冷轧库存数据也和创下历年来的新高。但是作为钢铁生产企业,由于年前的订单表现不错以及利润尚可等原因,冷轧的生产并未出现市场期待的减量;根据的调研,截至到3月19日,2020全年周均产能利用率为76.70%,同比去年略增0.26%;另外2020年一共已经有7周的数据超过了去年年均水平,为79.64%,而最新一期的产能利用率也达到了78.68%。

图二:2020年冷轧全国钢厂产能利用率走势图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二)冷热价差较大,钢厂减产意愿不强

根据Mysteel的了解,目前只有鞍钢和首钢因为高炉检修,4月份冷轧和镀锌均有一定的减量。那么其余钢厂月份及之后检修意愿如何?有钢厂表示,目前冷热价差还是过高,冷轧品种的生产还是有利润的;而根据Mysteel的模型测算,截止上周五,当前热轧利润还有85元/吨,因此钢厂在有利润的情况下,主动减产的可能性很小。

图三:2020年冷热价差走势图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二 国内市场需求恢复需要时间

进入3月份之后,现货市场的订单交易逐步复苏,但根据市场反馈的情况来看,认为当前的采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下游企业年前已经确定的订单,虽然国内汽车、家电等消费在复苏,但是同比去年依然降幅明显,下游企业资金周转也存在压力;另外从库存来看,目前主要白色家电冰箱、空调的企业库存同比增幅超过了10%,而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也达到了81.2%,创下了历史新高水平。

在下游企业销量恢复一般、库存又过大以及资金压力等情况下,预计下游整体新接订单并不乐观,对钢材钢材原材料的需求也会减少;因此笔者综合认为,钢厂的4月份下游直供订单环比会减少,而现货市场的成交也很难呈现越来越好的趋势,需要注意下游终端新接订单减少而导致的采购减量。

图四:16-19年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走势图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图五:白色家电企业库存同比变化走势图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产业在线

三 全球公共卫生事件爆发,影响中国制造加工业的出口订单

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生产力水平的重要体现,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占比接近30%。而冷轧的下游用钢企业也主要分布在制造行业,尤其是汽车、家电行业更为突出。

(一)汽车零部件出口受阻

根据中汽协的数据统计,全年汽车出口量为102万辆,占汽车总产量的3.96%。作为全球供应链的时代,汽车行业的供应链生产尤为明显,2019年我国汽车零部件出口占比约为28%;另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1-2月中国汽车零配件出口金额小幅度下降,2020年1-2月中国汽车零配件出口金额为7628.7百万美元,同比下降13.3%。而3月份是海外公共卫生事件爆发的重点月份,预计3月份出口数据下降更为明显。

(二)家电制造业出口影响较大

根据产业在线的统计,2018-2019年我国主要白色家电及小家电的出口体量较大,其中,家用空调和冰箱出口占比分别为38%和44%,而微波炉、空气净化器、电烤箱、燃气灶、除湿机、冷柜等小家电的出口占比为60%-89%,而其他小家电的出口体量整体也维持在20%-30%。

图六:2018-2019中国主要小家电出口量占比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产业在线

总结:从目前来看,国内冷轧供应仍居高不下,在供应未减量,但不管是内需还是外贸需求减量的情况下,供需矛盾短时间很难改观,再加上资金压力等问题,认为冷轧整体偏弱势运行。

另外笔者认为当前最主要的问题是减少供应,因此短期冷轧或许也只有大幅度降价,快速减少冷热价差,减少钢厂利润,从而最终倒逼钢厂减产,才能换来中后期的供需平衡;其次,即使冷热价差缩小,但由于热轧利润尚存,一开始或许只是铁水的转移,因此认为只有钢厂全面积的亏损,才能迫使高炉停产,最终钢厂根据各品种的实际订单情况进行全面且均衡的减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