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市场回归助推澳洲焦煤价格

过去两周澳洲焦煤价格几乎维持平稳姿态,同时来自中国的终端买家在通关限制的情况下似乎表现出对购买澳洲焦煤乐此不疲的态度。

在近日中国国内冶金焦价格拉涨的背景下,当地焦煤价格却不见上涨起色,与此同时,澳洲进口焦煤价格相对于中国焦煤更具竞争优势。

自澳洲矿山开始销售明年1月船期货物以来,远期澳洲焦煤市场成交明显活跃。前期由于通关风险而采购疲软的中国终端用户开始加大采购,前期基本离市的印度买家也开始回归。据相关数据显示,11月份澳煤远期成交量相比10月份增长近一倍

现优质硬焦煤最新报价约为133.75美元/吨FOB澳大利亚,较前两周上涨0.81美元/吨。

信息来源:Coal Mint

淡水河谷集团计划在2020年增加莫桑比克煤炭产量

淡水河谷集团宣布,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将莫桑比克太特省的Moatize煤矿的年产量提高到1500万吨。目前,淡水河谷集团斥资320万美元对莫桑比克矿山进行维修,维修损失为16亿美元。

公司发表声明称,在2020年Moatize矿山将进行为期三个月的维护,同时将采用新的运营模式来提高生产率和产量。

消息来源: Macau Hub

印度电厂煤炭库存有所改善

印度煤炭部长普拉赫拉德·乔希表示,尽管季风季节煤炭生产中断,但现在全国电厂的煤炭库存已有所改善。

乔希表示,11月19日全国燃煤电厂的煤炭库估计有2278万吨,可供14天使用。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燃煤电厂的可用量为1168万吨,可供7天使用。

据乔希说,虽然本政年第一季度的煤炭产量可观,但自7月份以来由于矿区的暴雨产量一直在下滑。

CIL一直被政府要求全力以赴,在当前财年的最后几个月中提高产量来实现年度生产目标。

尽管自7月份以来产量处于下降中,但CIL坑口库存缓解了燃煤电厂的危机。根据数据,2019年4月1日国有矿山的坑口库存固定为5415万吨,到2019年9月30日减少至1915万吨。

从4月到现在,CIL的产量约为2.8亿吨,而政府的目标是6.5亿吨。这意味着CIL每月将不得不生产约7360万吨,而过去连续五个月的平均产量为4000万吨。

消息来源: Mining Weekly

环保抗议迫使德国最大燃煤电厂陷入停产

德国电力企业LEAG公司在其官网发表声明称,德国东部卢萨蒂亚地区的反煤炭抗议者闯入了公司的延施瓦尔德电厂,强迫公司将3000兆瓦发电产能降至最低。不过,该电厂当前仍维持对周边两座小镇的正常供暖。

作为德国最大的火力发电厂之一,延施瓦尔德电厂不久前曾遭200名环保主义者冲击,导致大部分发电设备被迫停运。此外还有部分抗议者闯入延施瓦尔德地区和维尔错地区的褐煤煤矿,要求矿商停止煤炭开采活动。

抗议活动发生之际正值德国默克尔政府敲定一项新决议,该决议旨在引导德国到2038年时彻底消除燃煤发电,实现整个社会向清洁可再生能源的过度。

此前德国政府通过决议,计划投入400亿欧元推动国家能源结构转型。

作为最发达的西欧经济体之一,德国是少有的仍大量生产和消费煤炭的欧洲国家。2018年德国煤炭产量约为1.69亿吨,其中有50%用于本国电力生产。

信息来源: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