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2019年锰系市场持续走热,海外各大矿山表现尚可,而三季度国内锰矿市场整体处于高开走低趋势,下游硅锰合金供大于求格局凸显,叠加原料价格下滑。Mysteel合金部整理以下几组数据,基本可以涵盖了国内合金厂与锰矿商的处境。

2019年1-9月国内硅锰产量月均值:85.36万吨,同比25.8% (18年1-9月增幅为7.5%

2019年1-9月国内进口锰矿月均值:271.84万吨,同比27.3% (18年1-9月增幅为20.2%

2019年1-9月国内港口锰矿库存均值:

天津港248.88万吨,同比31.35%(18年1-9月-14.65%

钦州港101.29万吨,同比91.76%(18年1-9月-9.82%

2019年1-9月国内硅锰(FeMn65Si17)指数均值:7513.77元/吨,同比-9.05%(18年1-9月18.97%

2019年1-9月天津港南非半碳酸36.5%指数均值:47.38元/吨度,同比-12.55%(18年1-9月26.84%

2019年1-9月天津港口澳块46%指数均值:53.99元/吨度,同比-11.59%(18年1-9月13%

2019年国外主要锰矿山报告(摘要)

一、OM控股集团(OM Holding Limited)

  1. 东方资源(沙捞越)有限公司(OM Materials (Sarawak) Sdn Bhd)

2019年3季度,硅铁产量为58127吨,环比上季度增226吨;锰合金(主要是硅锰和高碳锰铁)产量为64775吨,环比上季度增2025吨。硅铁销量为57249吨,环比减1081吨,锰合金销量为67583吨,环比增5250吨。

截至2019年3季度,共有16台炉子运营,其中8台生产标准品位硅铁,2台生产精炼硅铁,6台生产锰合金。2019年3季度生产和销售情况如下:

勘探和采矿

2019年3季度,锰矿产量为101877吨,环比上季度减47.81%,平均品位为Mn 34.01%。

2019年3季度,锰矿出货量为141269吨,环比上季度减23.39%,平均品位为Mn 35.47%,另有1864吨在国内销售。

尾矿再处理设备已完成组装,由于现场供水有限,尾矿再处理设备还没完全启用。

2.东方资源(钦州)有限公司(OMQ)

2019年3季度,东方资源(钦州)有限公司生产锰合金10615吨,环增16.24%,和锰烧结矿9387吨,环减6.45%,锰合金销售了11435吨,环增57.51%。

2019年3季度,锰矿和合金交易量达387927吨,2019年2季度为516018吨,环减25%,原因是第三方矿石成交量减少。

2019年6月-7月,全球粗钢产量为3.122亿吨,同比去年增3%。

2019年3季度,钦州冶炼烧结厂产量和销售量如下:

单位运营成本

2019年3季度,C1单位现金运营成本为7.5澳元/干吨度(5.14美元/干吨度),2019年2季度,C1单位现金运营成本为4.38澳元/干吨度(即3.07美元/干吨度)。2019年3季度,C1单位现金运营成本增加的主要由于采矿活动的暂停限制了生产。

采矿活动的暂停以及由此造成的产量和销售量的减少,再加上矿产部不确定何时会批准OMM重新开始矿井的采矿活动,影响了OMM对集团的财政贡献。OMM的收入预计将减少约50%。 2019年下半年,预计净损失约为1000万澳元。将相应地影响集团2019年下半年业绩和2019财年业绩。

Tshipi Borwa锰矿山 (Tshipi Borwa Manganese Mine)

2019年3季度,Tshipi锰矿出口总量为839462吨,同比去年减少9%(2018年3季度为918090吨),环比上季度减少11.18%(2019年2季度为945078吨)。

二、淡水河谷(Vale)

锰矿:2019年三季度锰矿产量为44.3万吨,环比上季度增加了39.3%。产量的增加,主要是由于2019年二季度Urucum矿山进行了运营改进和检修,逐渐恢复到正常生产水平。 2019年三季度,锰矿销量为15万吨,环比上季度增加了63.0%,基本从上季度马德拉港口(Ponta da Madeira)面临的天气异常情况恢复过来。

铁合金:2019年三季度铁合金总产量达4万吨,与2019年二季度持平。2019年三季度铁合金总销量达 2.9万吨,同比上季度下降25.6%。主要是由于长期停炉和检修,国内客户需求暂时下降。

三、英美资源(Anglo American)

锰矿产量增加了3%,至91万吨,来自南非的产量增加了,但是由于雨季的推迟影响了澳大利亚的产量。

锰合金产量下降了16%,至2.9万吨,这是由于第三季度有台炉子停产。

四、South 32

锰矿及锰合金产量:

运营表现

澳大利亚锰业(60%的股权)

2020财年一季度,澳大利亚锰业可销售锰矿产量增加了21%(或15万湿吨),达到86.8万湿吨。由于上季度暴雨的影响消退,初级矿床的使用率有所提高。由于继续利用有利的市场条件,低成本的优质精矿(PC02)细粉产品占总产量的11%,优质精矿(PC02)的运行约为其设计能力的120%。同时我们将继续监测市场状况和整个财年接下来雨季的潜在影响,但2020财年锰矿产量指导仍维持在356万湿吨。

2020财年一季度,由于四个炉子中有一个停产,锰合金的可销售产量下降了30%(或1.2万吨),至2.8万吨。

南非锰业(60%的股权)

2020财年一季度,南非锰业可销售锰矿产量减少了4%(或2.5万湿吨),至54.7万湿吨,由于韦塞尔斯(Wessels)矿山需计划停产检修。我们继续利用有利的市场条件,销售较低品质的粉状产品,并利用较高成本的货车运输作为进入市场的另一途径。同时,我们将继续关注市场情况,2020财年锰矿生产指导仍维持在210万湿吨。

锰合金可销售产量下降了27%(或6千吨),至1.6万吨。

五、埃赫曼康密劳(Eramet)

锰矿产量在2019年三季度创下新记录。2019年三季度,在加蓬,康密劳(Comilog)的锰矿产量达到了创纪录的130万吨,同比去年增长11%。锰矿产量和运输量增长了30%,反映了矿山运营的持续改善和物流的提高。同期外销量也增长了12%,达到90万吨。

截至2019年9月底,锰矿产量为350万吨,确定了2019年450万吨的目标。

2019年三季度的价格环境喜忧参半: 2019年三季度,锰矿平均价格(CIF,中国)进一步下降,至5.66美元/干吨度,同比去年下降了17%。考虑到美元的升值,欧元的跌幅仅为13%。然而,在前9个月,锰矿的平均价格仍保持在6.17美元/干吨度的高位,同比去年下降了14%。

锰矿的销售额约占集团总销售额的48%,在2019年三季度下降了6%,至4.27亿欧元。锰矿销量的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价格下跌和锰矿及锰合金产品的不利影响。

作为锰的主要最终产品——碳钢的全球产量在2019年三季度稳定在4.68亿吨,反映出中国仍受建筑和基础设施行业的推动,中国2019年9月的碳钢产量较今年上半年的月度创纪录水平有所放缓。世界其他地区的生产受欧盟需求急剧下降(-6.7%)和北美需求下降(+1.0%)的影响。今年前9个月,碳钢产量达到创纪录的14亿吨,较2018年同期增长3.2%。

全球锰矿生产商继续满负荷运转,2019年三季度和前9个月的供需平衡仍略有过剩。9月底,中国港口的锰矿库存为400万吨,总体上与6月底持平。

四季度开工趋势:

较高的产量导致7月中旬宁夏、内蒙厂家普遍下调报价,厂家信心在月末出现走强,利润维持高位。8月内蒙、宁夏区域产能持续释放,部分厂家在长期高负荷运行下,生产出现较大影响,但新点火的产能推高了整体的产量,新增产能在9月将逐步走向正常运行,9月除内蒙古乌兰察布区域整月受限电影响,产量有所下降6万余吨,但南方产量的释放弥补了部分缺口,北方钢厂限产叠加下,硅锰只能让利销售。10月国内整体产量基本达到了全年高点,而钢厂由于国庆影响,消耗量下行,库存上升,整体价格较之9月下调千元左右,几乎占据所有厂家利润,由于大部分厂家用矿成本偏高,几乎无利可图,部分南方企业进入亏损阶段。11月南北各大合金厂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计划减产以应对供需失衡带来的持续调价风险。

四季度锰矿供需趋势:

7月锰矿市场整体高开低走,月初钢招相对积极,随着内蒙限电,南方电价调整,北方矿价支撑再度走低,同时,部分低价矿开始入港,矿商压力上升,出现主动低价走货的情况。

8月锰矿市场持续走低,月初钢招表现高于预期,下游硅锰对锰矿小有支撑,人民币在月初正式破7,但低价矿的入港,成交弱势的情况并未改善,趁势抛货的情况出现后,短暂的情绪性挺价难以支撑矿价。9月锰矿市场持续阴跌,月初钢招落定后硅锰持续看空,锰矿低价矿入港,矿价承压下行1元/吨度左右,而内蒙硅锰开始限电,市场观望情绪较浓,矿价再度下行1元/吨度左右。10月锰矿市场可谓是经历残酷洗牌。国庆节后归来,即使钢招价格回落不多,生产厂家采货积极,但由于后期看空的悲观情绪主导,矿价依然下行了1元/吨度。

2019年海外各大矿山对华锰矿装船报价(美元/吨度,CIF)

节选、翻译:卞旻爱、刘熙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