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述:国际方面,欧美经济延续下行态势。美国8月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1,不及市场预期的51.1,并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其中,新订单指数为47.3,就业指数为47.4。欧元区8月份处于脆弱和不平衡增长状态,行业和国家的情况仍然复杂,突显下行风险持续存在;企业已经准备面对艰难时期,预计欧洲央行9月将重启刺激措施。

国内方面,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8月国内经济仍旧保持相对稳定。主要表现在:8月进出口延续回稳向好态势,但下半年不确定性因素仍较多;7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1-6月回落0.1个百分点,维持平稳发展;6月新增社融规模存量同比增长明显,表明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撑大;M2继续保持8%以上的增速,表明当前货币政策依旧松紧适度。

一、中国8月制造业PMI小幅回落

8月份,制造业PMI为49.5%,比上月小幅回落0.2个百分点。

8月主要特点:一是生产延续扩张,市场需求总体承压。生产指数为51.9%,虽环比回落0.2个百分点,但仍高于年内均值0.4个百分点,继续保持在扩张区间。在调查的21个行业中有17个行业位于扩张区间,有11个行业环比上升。近期国内外经济环境错综复杂,不确定性因素较多,新订单指数为49.7%,略低于上月0.1个百分点;但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7.2%,环比回升0.3个百分点。

二是重点行业发展稳定,产业结构持续升级。高技术制造业和消费品行业PMI为51.2%和50.9%,分别高于制造业总体1.7和1.4个百分点。其中,医药、电气机械器材、食品及酒饮料精制茶、纺织服装服饰等制造业保持较快扩张。

三是大型企业保持扩张,小型企业景气回升。大型企业PMI为50.4%,连续两个月高于临界点,是制造业稳定发展的重要支撑。小型企业PMI为48.6%,比上月回升0.4个百分点,其中生产指数为51.3%,5月份以来首现扩张。

四是工业生产价格有所回落。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和出厂价格指数分别为48.6%和46.7%,环比下降2.1和0.2个百分点。其中,钢铁、化纤、纺织等制造业相关价格指数回落幅度较为明显。

图1:中国制造业采购业数据经理人指数(PMI)

二、中国7月进出口超预期,外贸韧性强

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按人民币计,中国7月出口同比增10.3%,前值6.1%;7月进口同比增0.4%,前值-0.4%;7月贸易顺差3102.61亿,前值3451.03亿。

从进口品种来看,1-7月天然气、铜和原油等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明显;铁和天然气等大宗商品进口价上涨明显。

从进口量上来看,1-7月进口天然气5473.8万吨,同比增加10.8%;铜1262.1万吨,同比增加10.8%;原油2.86亿吨,同比增加9.5%;铁矿砂5.9亿吨,同比减少4.9%;大豆4690.5万吨,同比减少11.2%;成品油1840.3万吨,同比减少3.9%。

从进口价格上来看,1-7月铁矿砂进口均价上涨30.8%;原油上涨11.2%;大豆下降11.9%,天然气上涨31.8%,成品油降低3.6%,铜上涨10.6%。

图2:进出口、贸易顺差走势图

三、中国7月CPI同比上涨2.8%

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7月CPI同比上涨2.8%,前值2.7%;其中,食品价格上涨9.1%,非食品价格上涨1.3%;1-7月平均,CPI比去年同期上涨2.3%。7月PPI同比下降0.3%,前值0.0%;上半年PPI累计同比0.2%,较上年同期和上年全年分别大幅下降3.8和3.3个百分点。

图3:居民消费价格(CPI)和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对比图

CPI方面。7月CPI同比涨幅进一步扩大,食品价格与非食品价格同比涨幅较上月均有所上升。在食品中,鲜果价格上涨39.1%,涨幅比上月回落3.6个百分点;猪肉价格上涨27.0%,涨幅扩大5.9个百分点。上述两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1.22个百分点。鸡蛋、鸡肉、牛肉、羊肉和鲜菜价格涨幅在5.2%至11.4%之间。

在非食品中,医疗保健、教育文化和娱乐、居住价格分别上涨2.6%、2.3%和1.5%,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80个百分点。据测算,在7月份2.8%的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1.2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1.6个百分点。

PPI方面。7月PPI继续走下坡路,同比下降0.3%,涨幅较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为2016年四季度以来最低。价格因素的持续减弱将加剧工业企业利润下行风险。

在主要行业中,涨幅扩大的有黑色金属矿采选业,上涨23.7%,比上月扩大5.2个百分点;有色金属矿采选业,上涨1.9%,扩大1.1个百分点。涨幅回落的有燃气生产和供应业,上涨3.0%,回落1.4个百分点;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上涨1.2%,回落2.2个百分点。

降幅扩大的有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下降8.3%,扩大6.5个百分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下降5.1%,扩大3.2个百分点;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下降4.0%,扩大0.2个百分点。降幅收窄的有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0.4%,收窄0.1个百分点;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0.3%,收窄1.8个百分点。

据测算,在7月份0.3%的同比降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0.2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0.5个百分点。

图4:7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分类别同比涨跌幅(%)

四、中国1-7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基本平稳

2019年1-7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348879亿元,同比增长5.7%,增速比1-6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加快0.2个百分点,保持了平稳增长的态势。从环比速度看,7月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0.43%。其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210267亿元,同比增长5.4%,增速比1-6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

图5:固投与房地产市场走势图

分产业看,第一产业投资9784亿元,同比下降1.2%,降幅比1-6月份扩大0.6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投资117749亿元,增长3.4%,增速提高0.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投资221359亿元,增长7.0%,增速回落0.4个百分点。

第二产业中,工业投资同比增长3.8%,增速比1-6月份提高0.5个百分点;其中,采矿业投资增长27.4%,增速提高5.1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长3.3%,增速提高0.3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投资与去年同期持平,1-6月份为下降0.5%。

第三产业中,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同比增长3.8%,增速比1-6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其中,水利管理业投资下降0.3%,1-6月份为增长1.1%;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增长0.1%,1-6月份为下降0.3%;道路运输业投资增长6.9%,增速回落1.2个百分点;铁路运输业投资增长12.7%,增速回落1.4个百分点。

分地区看,东部地区投资同比增长4.5%,增速比1-6月份提高0.1个百分点;中部地区投资增长9.4%,增速与1-6月份持平;西部地区投资增长5.6%,增速回落0.5个百分点;东北地区投资下降3.7%,降幅扩大0.1个百分点。

分登记注册类型看,内资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9%,增速比1-6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9%,增速提高0.8个百分点;外商投资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6%,增速提高2.4个百分点。

五、中国7月M2同比增长8.1%,低于预期0.3个百分点

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91.94万亿元,同比增长8.1%,预期8.4%,前值8.5%,增速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均低0.4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5.3万亿元,同比增长3.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个和2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7.27万亿元,同比增长4.5%。当月净投放现金108亿元。

图6:狭义(M1)、广义(M2)货币供应量同比和新增人民币贷款数据

中国7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01万亿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少2103亿元,前值为2.26万亿人民币。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8086亿元,同比少增4775亿元。

7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14.13万亿元,同比增长10.7%。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45.52万亿元,同比增长12.7%;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68%,同比高1.3个百分点。

7月人民币贷款较上月增加10557.72亿元,人民币存款增加6419.97亿元;7月份银行间人民币市场同业拆借月加权平均利率为2.08%;6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3.10万亿美元。

六、经济数据大幅不及预期,美联储降息概率增大

(一)多位美联储官员反对降息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最新公布的美国8月制造业数据不及市场预期,业内预计9月6日公布的8月非农就业数据或将走弱。由此,市场认为美联储9月降息概率大大增加,其中,降息50个基点的幅度也进入讨论范围。

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数据,美国8月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1,不及市场预期的51.1,并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其中,新订单指数为47.3,就业指数为47.4。

经济数据表现惨淡,市场再次将目光投向美联储。金融服务机构野村的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库珀·登特(RobertCooperDent)表示,当前经济下行风险增大,美国消费者信心下降,美联储不得不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他预计美联储9月将会降息,但考虑到美联储内部对于利率政策意见并不统一,罗伯特·库珀·登特认为9月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并不是很高,大概为20%。

多位美联储官员就利率政策发声。“如果经济下行的潜在风险成为现实,宽松的货币政策将是优选,鉴于地缘政治风险有上升可能,未来经济前景可能会较当前更加低迷。”美国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EricRosengren)说,不过他认为,到目前为止无降息必要。

在7月底降息投票中,他是对降息决策投反对票的美联储官员之一。对于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现象,他认为这是外国投资者涌入美国债券市场的结果,而不是预示经济衰退即将到来。

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布拉德则相对偏“鹰”。他认为,美国制造业数据出现近3年来的首次萎缩,这对全球经济来说是一个冲击,也为美联储9月降息铺平道路。“当前美联储政策利率过高,现在调整至合理位置会比分别采取小幅行动更好,我们9月会就是否降息50个基点进行激烈辩论,面对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行等情况,有必要采取‘强力’行动。”

芝商所“美联储观察”数据显示,交易员预计美联储9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90.4%,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9.6%。

除ISM制造业数据外,北京时间9月6日美国劳工部还将公布8月非农就业报告,本次非农就业报告是美联储9月可能降息前的最后一次公布的报告。业内认为,报告数据也对于美联储的利率政策决定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投资者需要密切关注就业报告中的数据趋势,以判断美联储是否可能在9月的议息会议上采取更大规模刺激措施。”富国证券高级经济学家SamBullard在给上证报的一封邮件中表示。

令人期待的是,9月6日非农就业数据公布之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发表讲话。随着9月议息会议临近,投资者对美联储的关注度日益增长。

(二)欧洲9月减息机会增大

欧洲央行传讨论刺激经济措施,唯有央行决策官员对此有怀疑,认为虽然减息将有助经济复苏,但是否重启量化宽松(QE)还要讨论;欧元区最新数据显示,8月份经济仍无起色,市场估计欧洲央行在下周开会有机会减息。

外媒引述消息称,欧洲央行有意考虑推出刺激经济方案,包括减息、重启资产购买,以及维持低利率一段长时间,还有可能向银行提供负利率补偿等措施,而欧央行内大多数决策官员倾向新一轮购买资产,作为刺激经济主力,惟来自北欧国家的委员对此持反对立场。消息人士表示,有关讨论尚未有定案,欧洲央行发言人未有对报道作出回应。

欧洲央行政策委员、法国央行行长加洛(FrancoisVilleroydeGalhau)对重启买债计划有所质疑,同时对是否支持一系列刺激方案,亦没有明确表明。加洛接受法国媒体访问时称,欧洲央行不需要同一时间使用所有工具,至於是否有必要重启量宽政策时尚待讨论,而欧洲央行累积持有的资产增加,则显著推低长期收益率。

据Markit数据显示,欧元区8月综合採购经济指数由7月的51.5,升至51.9,市场预期为51.8。其中以法国表现较好,服务业活动稳定及製造业反弹。

据IHSMarkit经济学家威廉姆森表示,欧元区8月份处于脆弱和不平衡增长状态,无论行业和国家的情况仍然复杂,突显下行风险持续存在;企业已经准备面对艰难时期,预计欧洲央行9月将重启刺激措施。

图7:欧元区19国失业率、制造业、消费者信心、物价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