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2019年国内锰系合金生产热火朝天,持续3年对于进口锰矿需求递增,随着海外矿山原矿销售利润的增加,各大矿山2019均交出了靓丽的答卷,但国内锰矿销售方却又是另外一种景象,Mysteel合金部整体以下几组数据,基本可以涵盖了国内合金厂与锰矿商的处境。

2019年1-6月国内硅锰产量月均值:80.28万吨,同比增25.95%(18年上半年增幅8.35%)

2019年1-6月国内进口锰矿月均值:261.79万吨,同比增27.95%(18年上半年增幅15.3%)

2019年1-6月国内港口锰矿库存均值:

天津港238.2万吨,同比增38.65%(18年上半年-23.9%)

钦州港101.5万吨,同比增116.5%(18年上半年-27.9%)

2019年1-6月国内硅锰(FeMn65Si17)指数均值:7548元/吨,同比-6.3%(18年上半年17.79%)

2019年1-6月天津港南非半碳酸36.5%指数均值:48.45元/吨度,同比-11.6%(18年上半年29.1%)

2019年1-6月天津港口澳块46%指数均值:56.47元/吨度,同比-8.6%(18年上半年15.2%)

2019年国外主要锰矿山报告(摘要)

一、OM控股集团(OM Holdings Limited

2019年二季度,锰矿和合金交易量达516,018吨,环比增长23.8%,原因是第三方矿石成交量增长。

1、东方资源(沙捞越)有限公司(OM Materials (Sarawak) Sdn Bhd)

2019年二季度,该厂生产硅铁57,901吨和锰合金62,750吨。环比分别增长了约3%和6%。硅铁和锰合金的销售量分别为58,330吨和62,333吨,与2019年1季度相比,有所下降。这主要是由于原定于2019年3月底发货的两艘船被推迟,直到2019年4月初才发货。

该公司的铁合金冶炼厂有8个主要车间,共有16台25.5 MVA的炉子,其中10台硅铁生产炉和6台锰合金生产炉。该厂硅铁年产能大概20-21万吨,锰合金年产能25-30万。

2、东方资源(钦州)有限公司(OMQ)

2019年二季度,共生产锰合金9132吨,锰烧结矿10034吨。季末的生产受正在进行的定期维护影响。共销售锰合金7,260吨,烧结矿用于生产锰合金,不对外销售。

单位运营成本

2019年2季度,C1单位现金运营成本为4.38澳元/干吨度(3.07美元/干吨度),2019年1季度,C1单位现金运营成本为5.21澳元/干吨度(即3.71美元/干吨度)。当前季度,C1单位现金运营成本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产量增加,从而导致整体C1成本下降。

3、TshipiéNtleManganeseMining(Pty)Ltd(“Tshipi”)

OMH通过与持有50.1%Tshipi股份的NtsimbintleMining有限公司拥有26%的战略合伙关系,从而占有Tshipi13%的股份。

OMH(持有26%股份)和NtsimbintleHoldingsProprietaryLimited(持有74%)是NtsimbintleMiningLimited(“NML”)的股东。NML拥有Tshipi50.1%的股份,而Tshipi是一家由当地人独立运营及管理锰矿开采的公司,运营位于南非世界级卡拉哈里锰矿区TshipiBorwa锰矿山。当前TshipiBorwa锰矿山锰矿年产能为330万吨-360万吨。

TshipiBorwa锰矿山(TshipiBorwaManganeseMine)

2019年2季度,Tshipi锰矿出口总量为945078吨(2018年2季度为999751吨),同比降低5.5%。2019年1季度,Tshipi锰矿出口总量为745916吨。


二、淡水河谷(Vale)

锰矿:2019年二季度,锰矿产量为31.8万吨,环比下降12.9%,主要原因是Urucum矿山进行改造和安全维护,导致生产速度降低。锰矿销量达9.2万吨,环比下降63.5%,主要原因是Ponta da Madeira港口产量下降和异常降雨影响了出货量。

铁合金:2019年二季度,铁合金产量总计4.2万吨,与2019年一季度一致。铁合金销量为3.9万吨,环比增长56.0%,主要得益于国内外市场的新客户。

三、英美资源(Anglo American)

2019年2季度锰矿产量为82.6万吨,2018年2季度产量为86.6万吨,同比减少了5%。锰合金产量达41200吨,降低了4%。

四、South 32

2019财年,锰矿产量为553.6万湿吨,锰合金产量为22.3万湿吨。超过了南非锰业修订后的生产指南,且澳大利亚优质锰精矿(PCO2)矿床的运营超出了设计产能。

澳大利亚锰业:2019财年,由于受到持续的雨季影响,澳大利亚锰业可销售矿石产量在2019财年下降了1%(减少4.7万湿公吨),至334.9万湿公吨。在2019财年,实现了343.8万湿公吨的矿石销售目标,创下纪录。在2019财年,锰合金的实用产量下降了7%(减少1.1万吨),至15.4万吨。

南非锰业:2019年财年,南非锰业可销售矿石产量增加了2%(增加4.2万湿公吨),达218.7万湿公吨。在2019财年,锰合金的销售量下降了13%(减少1万吨),达6.9万吨。

澳大利亚锰业(60% 股份)

South32首席开发官西蒙•柯林斯(SimonCollins)于2019年8月5日在澳大利亚卡尔古利的挖掘机和经销商大会上表示,近年来锰合金行业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导致该公司的锰合金运营岌岌可危。

西蒙表示,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和印度约占钢铁产量的60%,国内供应能力大大增强。这意味着他们增加了锰矿的购买量,而不是合金。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新冶炼厂投入了大量产能,且具有廉价电力和地理位置优势,便于他们原材料的进货和向世界各地发货。

由于这些外部因素的压力,加上公司两家冶炼厂的运营挑战日益增加,公司正在考虑剥离、维护、保养和关闭等措施。西蒙提出,将在2019年四季度,作出锰合金业务的未来最后决定。

截至2019年6月的一整年,South32的锰合金产量下降了9%,至22.3万吨。


五、埃赫曼康密劳(ERAMET)

锰合金产量达37.6万吨,增长5%,创下纪录; 销量同期增长8% ,达36.7万吨。由于矿石价格下跌4500万欧元和挤压效应的加剧使锰合金的利润率较去年增加了约4000万欧元。

为了应对锰矿消耗的增长,生产者将继续满负荷运转,供求平衡略有盈余。因此,2019年上半年,中国港口的锰矿库存达390万吨,较2018年底增加80万吨。

2019年上半年,Comilog在加蓬的锰矿产量达210万吨,增长6%,证实了其2019年450万吨的产量目标。尽管物流存在挑战,特别是2019年6月份,一列运矿列车出现脱轨,但锰矿产量和运输量增长了9%,达到200万吨,外部销量也增长了9%,达到160万吨。

2019年上半年,锰含量为Mn44%的锰矿平均价格保持在6.40美元/干吨度的高位(CIF,中国),与2018年上半年价格7.35美元/干吨度和2018年下半年6.98美元/干吨度相比,分别下跌13%和8%。

六、2019三季度锰表现

三季度开工趋势:由Mysteel周统计全国超大、大型、中、小生产企业开工率趋势来看,排除个别超大型企业执行定期检修,开工率均呈现缓步攀升趋势,而部分中型企业则由于成本及炉型不稳定等问题,略有减缓,小型企业开工则相对稳定,部分南方企业则在7月后有重新开炉,整体硅锰开工率呈现缓步攀升趋势,加之下半年三季度仍有不少计划新点火企业,仅三季度来看,对于锰矿需求仍处于高位。

三季度锰矿供需趋势:由于9月海外期货锰矿定价基本持平8月,价格维持年内相对低位,国内订购期货矿锰企基本能锁定10-11月硅锰成本,而港口锰矿现货报价如不出现强烈波动,锰矿商进入8-9月后会有一定盈利空间,但如海外锰矿供应维持高位,港存不降,不排除厂家仍严格控制锰矿采价,且随着汇率的波动,国内锰矿商采购成本将有所上升,随着各矿种受欢迎程度的不一及海外供应量趋增,矿种价格表现将出现分化。

文:查佐栋

节选、翻译:卞旻爱、刘熙妮